丈夫打工期间,妻子领男工友回家住:是他太懦弱,他就在旁边看着

  求助人建国(化名)告诉调解员,三年来他已经自杀了三次,但是每次都没能如愿离去,今天是他最后的机会,如果事情还依然无法得到解决,那么等待他的也只有第四次的自杀,那么建国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妻子领男人回家,丈夫为爱自杀三次

  t01745be203b6b71be9.jpg

  建国:“我出去干活,她一直领着男的回来,孩子们都知道,她不让孩子跟我说。”

  建国说妻子阿丽(化名)在自己离家打工期间,经常领着一个叫木根(化名)的男人回自己家居住,甚至从来不避讳孩子。正在建国向调解员述说的时候,阿丽和木根回来了。

  阿丽说自己从来就没结过婚,也没有生过孩子,更没有见过建国,她不明白今天这个男人找上自己是要干什么,听到阿丽说的如此认真,调解员也不禁怀疑起来,是不是建国认错人了。这时建国的二女儿小美希望母亲不要再逃避了,因为事情总要解决,如果再这样生活下去这个家就真的破碎了。

  小美说作为女儿她又何尝不想依偎母亲身旁,但是母亲做的事情太过分了,让她实在看不下去了,忍无可忍之下宁愿不要这个母亲,那么阿丽到底做了什么呢?

  阿丽的女儿:“谁让你把那个老头领到咱家啊,我不让他来,她非要让他来咱家,来咱家干啥呢。”阿丽说自己与木根是在一起干活的工友,根本就不像女儿所说的那样,听到妻子这样说,建国当即亮出了手机中的照片。

  整整十三张照片,每一张都是那么不堪入目,而对于这些照片,阿丽却是嗤之以鼻,因为自己做的这些事情都是丈夫默许的,否则当时他又怎么会站在一旁无动于衷呢。

  t01feb1c9e14873d9f1.jpg

  阿丽:“他就在旁边站着,他不允许的话,要不人家就不敢上楼。”听到阿丽所说的这些,调解员一下子惊呆了,如果阿丽说的属实,那么这对夫妻堪称荒唐至极,那么对于妻子所说的这些,建国又会如何解释呢?

  建国:“她说的是不错,当时我不同意他白天在我家,我让他走,她不让人家走。”阿丽说造成今天的局面,完全是丈夫一手造成的,如果不是建国懦弱,木根又怎么敢光明正大的跑到他们家,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建国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建国告诉调解员为了能让妻子回头,他无数次从中好言相劝,希望木根与妻子分开,但是整整三年过去了,他们两个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是变本加厉。

  男子表示愿意退出,女儿严厉批评父亲

  这时在一旁的邻居有指责的也有同情的,大家议论纷纷,但是大家的感觉是一致的,认为这段婚姻没有再维系下去的必要了,离婚才是最好的选择,虽然大家一再劝说,但是建国丝毫不为所动,他表示自己娶个媳妇不容易,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这个家能够维持下去。

  对于妻子斩钉截铁的回答,建国没有放弃,他说只要木根愿意退出,阿丽一定会回到自己身边,随后他决定单独上楼与木根交涉,那么对于找上门来的建国,木根又会怎么说呢?

  木根:“你只要管住你老婆就行了,你不要跟我说那么多,你管不住老婆,反倒要求人家,我的意思是以后不在一起干活就行了,我没有想和她在一起,我孙子都有了,考虑那个干啥,那只是她的一个想法。”

  木根明确表示自己与阿丽之间这种不正当关系确实不能长久的维持下去,他之前也曾经考虑过分开,但是阿丽却死活不肯放手,现在他也是无可奈何,所以建国应该好好想想该如何管好自己的妻子才是正途,木根说他今天可以做出保证,不再与阿丽有任何关系。

  那么木根退出之后,阿丽又能否回归家庭呢?阿丽说自己马上要与建国离婚了,以后自己怎么做,与建国没有任何关系,看到母亲依然固执己见非要和父亲分开,一直站在一旁的女儿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看到母亲态度如此坚决,刚刚赶到现在的大女儿也看不下去了,她明确表示,如果母亲与父亲离婚那她也不再认这个亲娘,要断绝母女关系。

  t0117cc571ef8f83e52.jpg

  建国说与阿丽共同生活20多年,好不容易将儿女养大,他不想放弃,如果阿丽非要逼迫他离婚,那他也只有寻死,以求解脱。阿丽的大女儿说母亲现在明显是丧失了理智,她与木根之间以后肯定还会再有联系,如果父亲可以忍受那就这样继续下去吧。

  面对大女儿严厉的批评,建国忍不住崩溃大哭起来,就在建国想要离开的时候,得到消息的阿丽妹妹和弟弟正好赶到现场,一看到建国,阿丽的妹妹就忍不住破口大骂,她表示正是建国的懦弱才将姐姐一步步推向了深渊,走到今天这种地步,完全是建国一手造成的。而看到娘家人的来到,阿丽挺直了腰杆对着建国大骂,对于眼前的这种状况,调解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才不像个女人,你有底线没有。”

  阿丽:“是他同意了人家才来的,他不同意人家不来。”

  妻子出轨竟是丈夫一手策划的

  阿丽的妹妹告诉调解员,姐姐的行为虽然不对,但这都是建国一手策划的,甚至拍摄的那些照片,也有着很强烈的目的性,那这从何说起呢?

  “他在家给我姐找男人,让我姐去陪,我姐不愿意,这就是他做的事。”阿丽说像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就在前段时间,建国还往家里领回家一个男人,正是丈夫一次次将男人带回家中居住,她才有了报复的心里,干脆跟木根公然在一起。

  调解员:“你们两个像父母吗,两个孩子在这里听着,他们现在正在发育期,你们这样说是教育他们还是坑他们呢。你现在哭了,你是男人吗,哪有让自己老婆出去做这种事情的,你现在这样做让两个女儿怎么抬起头来,而且你还拍的那些照片,我现在想问你一下,你拍的那些照片是不是想让木根给你点钱呢?有没有这个想法。”

  建国:“没有,我拍的目的就是,总有一天我要是不在世了,我让我儿子给我出气,替我说个公道。”

  对于丈夫的解释,阿丽却是嗤之以鼻,她表示自己与建国过了这么多年,丈夫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一清二楚,拍摄照片的目的就是想讹人家钱:“那天我们在大街上走呢,他怂恿儿子和女儿去截人家摩托车,他想把人家摩托车讹走,他把人家气门都拔了。”

  t01a1bf34bdd1958989.jpg

  建国说自己之前是做错了,现在他已经认识到了错误,希望妻子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他不断地道歉,不断地哀求,阿丽却始终不为所动,看到这种情况建国一下子跪倒在地。他就抱着阿丽哭泣着表示如果阿丽不肯原谅他,那他就不起来,更不会放阿丽离开,看到这种情况,一旁的邻居也纷纷上前劝说。

  周围热心的邻居再加上弟弟妹妹从旁劝说,最终阿丽答应为了孩子再给丈夫最后一次机会,听到妻子最终原谅了自己,建国也激动地做出了保证,最终夫妻俩人达成一致意见,阿丽在家照顾孩子,建国外出挣钱养家,以后共同维系这个濒临破碎的家庭。

达到当天最大量